装修工紧缺月收入过万

2016-08-22

“全包”接活一天多挣几十元

事实上,根据工种不同,每位装修工人的费用都是固定的。“半包”给装修公司的工程款中,装修公司、施工队和基础材料的费用都会按照一定比例分配。一般施工队的费用占全款的65%,装修公司的利润和其他费用占全款的35%。

在张桦牵头的施工队所分到的金额中,人工费占65%,基础材料费占35%。目前,“半包”制度下的工人都是按照每小时或每平方米的工作量明码标价,这块费用往往占装修款的大头儿。

但是,赶上春秋天装修旺季时,很多施工队就会调整为“全包”模式,工资是按天结算、按旬发放。因为采取包干制,工人干活时会更加专注,从而加快整体的施工进度。

现在,装修工也越来越青睐“全包”。比如一个贴砖的瓦工一天的“全包价”在320至340元,比起“半包”,一天能多挣好几十元。张桦特意强调,但凡是手艺好一点的瓦工,每天的工资就没有低于300元的。

装修工供不应求导致涨价

不管是张桦,还是王氏兄弟,都清楚地记得,装修行业工资上涨的转折点出现在2010年下半年。从那会儿开始,北京开始执行楼市限购政策。

楼市限购导致房屋交易量下滑,进而影响家装市场,当装修市场出现“僧多粥少”的局面。装修的人力成本也应该随之降低,可为什么结果怎么会反其道而行之?

张桦说装修活儿一少,四海为家的装修工人很多迅速撤离了北京。“我们一块出来的10多个装修工人,现在还留在北京的不到一半儿,离开的人还继续干装修。只是转战到了南方城市,那里活儿多、利润率甚至比北京还高。”如此一来,限购政策执行后的半年内,竞争本就激烈的装修市场,迅速由劳动力供大于求转为供不应求,人工成本由此进入了快速上涨通道。

“从2010年开始,仅装修工人工资一块,每年的涨幅接近50%。”张桦说,在这一趋势下,装修公司、工长和装修工人的位置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一套房子装修总报价“封顶”限制下,工人增长的工资基本是靠装修公司降低利润和工长减少收入这两条渠道来弥补。比如,张桦新接手的这套三居室,装修合同价约30万元:在2010年之前,这一个大单就能保证他成为“万元户”。如今,“万元户”头衔被工资最高的瓦工抢了去,张桦自己只能留下数千元。


来源: